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欲骨天香 NPH > 137.你不敢伤我

137.你不敢伤我

137.你不敢伤我

        四下皆寂。

        聚灵阵之上,灵气化作的灯漏上云珠晃动,时间在一点点流逝。

        祝今今手中捻来指诀,就等弈赛开始,她便用转移的阵法冲到江宣鄞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一瞬,一阵耀眼的光芒闪过,聚灵阵周围的灵气开始流转。

        双方的弟子都已按照赛前的部署动身,各种术法齐齐施展令人眼花缭乱。祝今今心无旁骛,一个传送阵开启,眨眼间她便瞬移到了江宣鄞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她手中用灵气化成的长剑,也朝江宣鄞劈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幕恰好被屏障之外的天剑门长老看见,他捋了把胡子,笑呵呵道:哦,这小姑娘还会用剑?

        想来是先前做散修时学了些皮毛,这般cu陋的剑招,实难登大雅之堂。天剑门另外一位生着八字胡的长老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剑门长老闻言大笑道:剑可不能只看剑招,还得看剑魂剑意,这小姑娘的剑意有些意思你说是吧,不孤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落刚落,他笑着睨向一旁身着苍蓝色道袍的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子长身玉立,体态颀长,光是这体态便在众人中极为惹眼,更何况他还生了一副醉玉颓山的仙骨俊容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孤不知。他轻描淡写回了一句,但既是长老这般说,那自有长老的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若只看剑,不看人,自然不懂。那老人依旧笑眯眯的,抬手拍了拍楚不孤的肩膀,和蔼道:剑之一道,在剑在人,其妙无穷尽也。

        弈赛中,年轻的弟子们仍在激烈交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才祝今今那一剑没有劈中江宣鄞的要害,只是削去了他一片衣角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宣口中轻yin术决,几面水镜幻化而出,如流水般凝成白练朝祝今今袭去。白练所及之处皆凝结成冰,每次都却在恰好要撞到祝今今时避开,不过仅仅凭此,也能将祝今今逼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距离逐渐拉开,祝今今用手中的剑削开白练,剑却在凝结成冰之后化作灵力消散。她手中再无武qi,却倾身上前,直直对上那袭来的白练。

        白练却又是一顿,从她身侧绕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分明已经不记得她了,这又是在做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祝今今望向他,眸中情绪翻涌,哑声笑道:为什么处处避开要害你不敢伤我?

        江宣鄞望了她一眼,抿唇不语,只抬手又招来一个水镜,这面与先前几面水镜不同,清晰的映出了江宣鄞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镜花水月之术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师妹,她要借水镜离开,你去追他!赵流风被几个天镜门弟子包围住,正在激烈交战,抽空朝祝今今大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不必赵师兄说,她自然也清楚,江宣鄞这是要去毁掉她们的聚灵坛。

        祝今今袖子千机丝飞出,缠上江宣鄞的手腕,借着输入的灵气一下子跃到水镜前,也顺势与江宣鄞一道进入水镜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一道穿过水镜,祝今今不给江宣鄞片刻分神的时间,直接祭出三道火系符箓直往他面门上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宣鄞挥袖,将符箓弹开。眼见着那燃烧的符纸要落到祝今今的面上,他抬袖刚想施术将那符箓会开,祝今今却先他一步,又凝出一把长剑,将那团火焰拦腰斩断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墨色的眼眸中映出零碎的星火,异样的心绪一瞬间竟像是烟火般绽放江宣鄞心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敢相信捂住心口,只觉有什么东西在里头翻涌,像是要撕开他的xiong膛雀跃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你不敢伤我,我确是敢伤你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剑光一闪而过,祝今今伶俐的剑招又逼近,招招式式皆是狠手,奈何江宣鄞修为高处她太多,仅凭这一点,他便可以轻松化解她的攻势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重生之最强剑神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三寸人间 逆剑狂神 妖神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