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拼图碎片(NPH) > 露馅

露馅

77.

        在和余淼分手之后,梁星稀明面上没再找别的男朋友。有人向她告白,梁星稀一律以期末繁忙,要专心学习为理由敷衍过去。她确实是繁忙,却不是在准备期末的考试,而是在准备出国的资料,顾铃要去的学校很好,哪怕以梁星稀的成绩,都还需要准备很多辅助材料才稳妥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铃看她这么重视这件事情,怕她压力太大,还劝她可以交个男朋友放松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喜欢的。”梁星稀笑眯眯地说,“——这么看着我干什么,我谈男朋友一定要喜欢才能谈,现在就是没有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星稀这次确实空窗了很久,把心思都放在了学习上,她要真下定主意干什么事情,从小到大就没有失败过,在这个学期的末尾,她已经攒齐了需要的材料,向学校发出了申请的邮件。她回到家里的时候,看见窗外的叶子已经黄了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A市四季如夏,快到12月份,才迎来了短暂的秋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梁恒这段时间一直加班,每天早上就不见人,只剩一份早餐盖着保鲜膜摆上桌,从未缺席。让梁星稀想劝他不要给她做早餐都没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梁星稀把鞋放在鞋柜里,走到沙发旁,像一张饼一样摊在沙发上。她看着客厅的灯,长长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梁恒的这间屋子,在没有人的时候,实在是太大了一点。呆着还不如宿舍,起码宿舍总是热热闹闹,不愁找人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给自己做了碗蛋炒饭,给梁恒盛了一份出来,也像他一样蒙了一层保鲜膜放在冰箱里,想着他回来的时候能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曾经亲密过,后来梁星稀单方面与他拉开距离,水火不容了很长时间,但总归还是亲人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梁恒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,A市一入秋就冷得很快,他把大衣脱在沙发上,小心的没有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梁星稀应该已经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司年末总是最忙的时候,梁恒靠着沙发,闭着眼睛漫无目的地想,等忙完这段,寒假应该可以带着梁星稀出去旅行……她也许不乐意,但是心很软,又怕他,磨一磨总会同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站起来,小心翼翼地走进梁星稀的房间,她正睡得熟,被子规规矩矩地拉到下巴,房间里都是她身上馥郁的暖香,呼吸缓而轻。梁恒余光扫了眼桌上的药板,一算就知道她又吃了两片,现在正是睡得熟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梁恒对她的屋子很熟悉,本来就是他自己布置的。他想帮梁星稀掖一掖被角,却发现她的桌上随手放着一个信封,里面的材料散了几个角出来。梁恒不打算看她的东西,伸手想帮她收起来,视线却在标题上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一封推荐信,经济学院的教授亲手写的,用的是带着校徽的信纸,相当正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那封信抽出来,从头到尾地读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封言辞恳切的推荐信,推荐梁星稀去遥远的另一个国家,进行为期两年的硕士学习。梁恒读完信,把信纸放下,下意识开始算,从A市到那个国家,坐飞机都要十几个小时。那所学校在遥远大洋的另一边,是他鞭长莫及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养了那么久的玫瑰花苗,甚至没跟他说一声,就自作主张地要孤零零地跑到另一个国度。要不是他运气好看见这封信,是不是要等到她上飞机,他才会知道她的打算。

        梁恒能坐稳家主的位置,从来不是一个脾气好的人,他握着信纸,额角一下一下的跳,那一瞬间简直想把梁星稀叫起来,狠狠肏一顿,让她知道自己在造谁的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往前走了一步,看见梁星稀抱着被子睡得正香,她天生笑唇,睡着的时候看起来乖而柔软,一缕长发挂在脸颊边上,因为熟睡,脸颊边有一点淡淡的粉红,看起来反而比平时脸色更好一些。像是抱着尾巴的小狐狸,毫无戒心的样子,睡衣的衣领宽宽松送,露出凸出的纤细锁骨,和一点白花花软绵绵的乳肉。

        梁恒心里都是火,一半是气出来的,一半是被她勾出来的,他俯下身,犹豫了一下,还是在她的锁骨上用力咬了一口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