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拼图碎片(NPH) > 惩罚(H,宫交,略微过激)

惩罚(H,宫交,略微过激)

78.

        梁星稀睡到一半,做了怪梦,感觉自己像是被蛇缠上了,蛇身上凉凉的,带着鳞片的身体狎昵地卷过她的腰,明明是冷血动物,舌头却滚tang地tian过她的脸颊,眼角,tian得她脸上湿漉漉的,像是被他卷到森林里的巢xue,直到把她紧紧裹住,然后才慢条斯理地咬住她的嘴唇。

        蛇的吻很tang,很重,不像在吻她,反而像是在吃她,带着一股狠劲。舌头探进她的嘴里吸yun,勾着她的舌头,一点一点地吃,像是要一直捅到她的hou咙深处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梁星稀想着,是不是睡前药吃多了,怎么会做这样的怪梦。

        蛇的尾巴还在往下走,被她的体温捂得热乎乎的尾巴分开她的双腿,像是好奇腿间湿run温暖的巢xue,慢慢拨开紧闭的花唇,带着鳞片的坚硬尾巴尖从上到下地扫了一遍热乎乎的软xue,挤开紧窄的媚肉,往里面的蜜洞钻,还rounie着前面裹在小阴唇里的阴di,带着不怀好意的亵玩意思。她太min感了,被尾巴rou了两下,快感软绵绵地涌上来,就有水从xue里甜滋滋地涌出来,把坚硬的尾尖都泡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梁星稀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,手下意识地往外推拒着,被面前的人握住手指,一根一根亲吻着,像亲吻盛放的玫瑰花ban。她看着面前的男人,眨眼看了半晌,才意识回魂,悚然一惊,发现自己和亲哥大半夜躺在一张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梁恒的衣服已经脱完了,露出的肌肉紧实,腹肌块垒分明,像是虎视眈眈的豹子。他眼神沉郁,梁星稀一看就知道他在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……”她低声叫他,本能地觉得不好,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恒看着她,露出了一个笑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知道我是你哥?”他轻声说,不等梁星稀回答,他就伸手捂住了她的嘴,不再让她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乖点,宝宝。”他说,“不要惹我生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星稀被他看得后背发凉,感觉到他的手指慢条斯理地伸进她的软xue,两指分开绞紧的xue肉,熟门熟路地摸到她的min感点,打着圈地rou,快感像是浪chao一样涌上来,湿热地氤氲满她的大脑,他的手指太有技巧,灵活又有力,像是小蛇,咬着她xue里的肉,榨出暖热的汁来。梁星稀没多久就高chao了一次,含着梁恒的手指小声哼着,水从xue口滴滴答答地流出,浸湿了身下的床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乖。”梁恒低声说,他在床上的时候不太像那个百依百顺的哥哥了,带着点近乎锋利的强势,他还捂着梁星稀的嘴,他抵住她的额头,亲吻手背,就像是亲吻她的嘴唇。

        梁星稀看着梁恒,看得出他真的生气,甚至带着点惶恐,她有些迷惑地想,是公司出了什么事吗?

        但她还没有问出口,就感觉梁恒把手指抽了出去,然后他的xingqi在xue口摩擦了一下,猛地cha了进去。他的阴jingcu长,骤然一下子cha进去,带着一点尖锐的疼,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重生之最强剑神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三寸人间 逆剑狂神 妖神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