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拼图碎片(NPH) > 惩罚(H,宫交,略微过激)

惩罚(H,宫交,略微过激)

热门推荐:

        属于哥哥的分心疼怜她的泪,但另一分却想要看她更多的泪,听她哽咽着叫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可怜,像是求的小猫。

        梁恒毫不介意,梁星稀哭得可怜兮兮,他把她抱在怀里,亲吻她的泪,像是吻掉花朵上的,他痴迷着梁星稀为他失态的所有样,他想要得更过分一,却知梁星稀不能承受更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梁星稀的了,她了太多次,到最后碰一碰都,梁恒着她的乳,手指着她面的小豆,阴她。快激烈得不讲理,最后梁星稀的时候,脑里像是在放烟花,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,她的无意识地痉挛着,温不受控制地,已经淅淅沥沥地了一床。

        梁星稀张开一唇,用梁恒的手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是好人,偶尔也有阴鹜想法。他养了那么久也养不熟的漂亮狐狸,也许就该圈在家里,天天锦衣玉地养着,肚里带着他的东西,才能乖乖学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梁恒被她激得角微红,咬着她的脖颈用力她,一到最深,beta的紧窄,但他不依不挠,硕大的撬开紧闭的,像是达一样,得又快又狠,没几梁星稀就又了一次,饱胀的淫被堵在肚里,甚至撑得小腹微微鼓起。

然后便是被整个填满的饱胀,有酸涩,又带着让人息不上的意。梁恒像是故意要让她难受,去一去,速度很快,磨着她的阴,快一波又一波,却总达不到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哭。”梁恒吻掉她的泪,睛里有烧灼的火,像要吃人。他温声说:“乖一,很快就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被梁恒满满地了一肚,梁恒只要在里面勾一勾手指,白就会顺着她的大来,把浴缸里的染成浊白的一片。梁星稀躺在他怀里,有些不安地挣动了一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怕,别怕,”梁恒温声哄她,“今晚已经结束了,安心睡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尒説  影視:ρ○①⑧.αrt「Рo1⒏аrt」

        梁恒最终还是悬崖勒,没有接着去,他把哭得乱七八糟的梁星稀抱在怀里,慢慢地哄,用手指顺她黑的长发,像是以前一样。直到她迷迷糊糊地昏睡过去,才抱着她去清洗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甜滋滋的,糊糊地叫他:“哥哥……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睛太漂亮,适合笑,也适合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……”她被得难受,梁恒在床上凶得很,嘴上哄得好听,其实一次比一次用力,梁星稀刚又被他打开,阴像是烧红的铁杵,磨过每一,撑得梁星稀迷迷糊糊的又涨又舒服,手指在他的背上无意识的抓挠,反而让他更加兴奋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