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十八线AV女优(NP) > 46.学弟看着学姐被男人cao摸自己roubang(H)

46.学弟看着学姐被男人cao摸自己roubang(H)

应子封一手抓住女人的大腿,另一只手扯动运动裤的抽绳,将钻出深蓝色男士内裤边缝的肉龙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浅粉色的龙首“啪”的一声打在女人的水蜜桃肉ban上又立马弹开晃出惊人的弧度,一些清亮的ye体甩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止是男人的Yin精,女人腿心的青草绿的膏体也被拍打得溅she出去,星星点点地散落在黛色的顺hua布料上,就连姜敛漏出些许的nen白乳沟上都沾染到,黏黏稠稠地顺着沟间hua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唔啊......好tang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男人硬如烙铁般的肉棒打在她的花唇上有些生疼,但花di被cu重碾过的刺激远远超过了痛感,以至于感知疼痛的那根神经被暂时xing地切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姜敛也顾不得药膏是否弄脏了她的睡衣和浅色床单,清run乌黑的眼眸里倒映出的只有男人巨大的阳具,容不得其他,眼里只看见那肉乎乎如鹅蛋大的gui首朝着她不住地颔首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前的男人扶着xingqi在花唇间滚动,不一会儿前端就被药膏裹满,cu壮的青筋环在涨得紫红的柱身上,好一副剑拔弩张的张狂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暴起的连贯筋脉使得膏体都有了高低不一的形状,尤其是青筋外的药膏隆得高高的,朝女人彰显着它们的独一无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嘶~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药膏还真是强力,应子封感觉自己冠状沟处沾染的药膏凉得他腰眼一酸,身体里就要有什么东西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发狠地nie住自己的xingqi顶端想要控制住喷she的欲望,额间青筋乍起,圆run的唇珠被上牙咬进了唇中,在唇ban上留下深深的印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还真是姜敛见过青筋最为明显的肉棒,看得人血脉偾张,男人这幅卖力忍耐的模样更是让女人想看到他一会儿破功是何样。她最是喜欢听他因为自己喘出声来,上一次他的磁xing的低音炮喘息声仍萦绕在她耳边久久不能散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是姜敛,镜子里映出的男人怒龙也看得门外的季鹿xing致高涨,因为他知道这根巨龙即将破门而入,全数没入学姐的nenbi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一个男人他也不得不承认,应子封的本钱确实不错,但他的也不差,真想让学姐也试试。

        季鹿盯紧了姜敛因为情动而外翻的鲜红媚肉,那小阴唇正无力地耷拉在肉ban上等待新一轮上药。他一手扶住左边的门框,一手伸进裤裆内使劲rou搓着自己的宝贝。他的肉棒早在听到女人娇yin声时就翘起在叁角裤里涨得发硬,此刻恨不得掏出来找到一个洞就直往里sai。

        rou到min感处,少年的身子猛地向上弹起,握在门框上的指节因为用力屈起红的有些泛白,死命地咬住自己的小细胳膊强忍着即将脱口而出的低吼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虽是姜敛的学弟,但他还未曾系统xing地学习过如何拍摄AV,只是循着男人的本能在gui头顶端套弄,毫无技巧可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般偷窥的快感更是让他的每根神经都绷紧,一边在裤裆里寻找最舒爽的手法,一边耳朵竖起了听着屋内的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都抹了好久,怎么还没好,现在可以放进来了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姜敛学姐的娇嗔从不远处传来,拨弄着少年的心弦,就连应子封也不能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早已看见女人甬道内里的药膏顺着Yinye从小口中缓缓流出,被稀释的浅绿色药ye顺着女人的股缝流到了浅色的床单上。染遍了女人雪白的tunban,又在布单上晕成了一圈圈绿色的水彩画。这更让女人luo露的下体添上几分Yin糜,应子封看了也是口干舌燥,伸出舌头tian了tian干裂的嘴唇。

        那cu壮的大棒子早已蓄势待发,再不cha入女人诱人的Yinxue,棒上的药膏都快风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想要,这就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女人心急地扭动着丰满的tun部,药膏都因为她的Yin媚sao动快挂不住了。应子封也就不再吊着她,端起她的两条细腿将gui头送入娇nen紧致的甬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本以为会起runhua作用的膏药竟然起了反效果,裹在鸡巴上凭空让它大了一圈。这下为了顺利送进nenbi给她上药,男人只好左手拇指捻动着女人的蜜豆,食指与中指伸进Yinxue中把xue口抠成了椭圆形,好让她多出些水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下可好,女人阴道最min感的点都被应子封按个正着,应子封也真不愧是公司里手活最好的男人,简直比姜敛还要了解她的min感点。怪不得他的粉丝都求之不得想被他用手抠挖那么几下,但这双手现在只属于姜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啊!......好舒服......你怎么这么会找......唔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姜敛还没哭喊完就被xingqi一个顶穿,舒爽得连话都说不出来,只剩下颤抖的力气,娇娇柔柔地屈着腿蹬了几脚,

        应子封还顾及着女人的肿痛只好谨慎地前后抽cha几下,不敢由着自己的xing欲就胡乱肏干这可怜巴巴的娇花。

        已经倒在床上的女人哪里受得了这种架势,被欲望席卷了脑海理智全无,嘴里还咿咿呀呀地只喊着:“重一点......我不怕疼......还想要更重的......求求你重一点肏我......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