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狠角儿(NPH) > 17钓鱼

17钓鱼

她身后跟了一个子不高的清秀小男生,十分熟练的为她打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待蒋烟婉先坐进了后排,男生也随之绕到另一边,坐进了后排。

        沉恪认出了他,这人正是扮演国王,在元旦话剧中被蒋烟婉教训过一顿的李家公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家公子也很快瞧见了前座的沉恪,尴尬的与他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沉恪没有回应他,板着脸转过头,没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家公子明显为此脸上显出一丝不悦,可沉恪的冷脸并不阻碍他继续他展开的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开始拿出数学练习册,一双下垂的狗狗眼清澈的乞求着,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,细这嗓子问蒋嫣碗这道难题怎么解。

        蒋烟婉倒是颇有耐心的解答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遇到他不理解的地方,她甚至还拿起了笔在他的本子上画了几笔给予指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他的笔记本上留下了字,李家公子兴奋又暗喜,眼中的爱慕崇拜之情简直都快溢了出来,那屁股也得寸进尺的蹭离着女神越近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他装作车里闷热,松了松领结,解开了几颗扣子,故意露出一段若隐若现的精致锁骨,以及……脖子上的黑色的狗项圈。

        沉恪依然摆着一副司空见惯的臭脸,但大家都没注意到,他其实一直在通过后视镜暗中观察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他的眼神简直冷到了冰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光天化日,李家公子这是在勾引她吗?做男生怎么可以这么可以像他一样不懂矜持!

        更可恶的是,蒋嫣婉居然没有拒绝男生的示好,反而温柔宠溺的摸了一把他的头,摸了摸他白皙红run的脸,然后手又移到了他脖子上的狗项圈上摸了一把,眯着眼笑道:“我很喜欢你的项链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李家公子立刻感到受宠若惊,恨不得跟狗一样,冲上来tian她的手指。

        沉恪发觉他心中萌生了一种奇怪扭曲的心理,仿佛在抓挠他的心,抓的他心里酸酸涩涩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这个李家公子不是什么好男人,她怎么可以不拒绝他!女人都是这样分不清什么才是好男人吗?这个男生家世不如他,学习没他好,长得……也没他好看,明明哪一点都不如他,就是因为那副谄媚的模样,她才多看他一眼?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明明在责怪蒋烟婉,可这份复杂的情绪却化作了极度冰冷目光,像带了刀,打在了李家公子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把这个李家公子赶下车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没人理会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家公子一直黏了蒋烟婉一路,直到管家顺便将车开到了李家庄园,他才恋恋不舍的离开。蒋烟婉的眼睛也始终没往沉恪身上看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沉恪就这么别扭的坐了一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家接连叁天饭也没吃好,睡也不好觉,连nainai都问他最近发生了什么,怎么黑眼圈看起来这么重,他什么都不肯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周一放学,李家公子依然按惯例脚步轻快的跟在蒋烟婉身后,像阵风似的要窜到车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没想到,沉恪居然提前坐进了后排靠边的位置,在李家公子想要打开这边车门的时候,他淡定的阻碍了他,迈下车,挡在了李家公子面前,脸色冷厉道:“你自己家没车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顺路搭车,不行啊?李家公子不甘示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我家的车,你占了我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反正你平常也不坐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沉恪的脸色更加冰冷了起来: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听好了,以后,我每天都回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!哼!真小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家公子面部有几分抽搐,灰溜溜的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沉恪本来因为每天二十分钟来回车程很浪费时间,所以他选择一直住宿,但是他突然决定搬回去,每天跟蒋烟婉挤一辆车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蒋烟婉依然不主动和他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岐伯问他为什么要突然回去,他没好意思说出实情,只是说不想住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岐伯却一眼看穿了他:“沉恪,你也开始被那个女人蛊惑住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胡说。没有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。她不过在故意耍手段钓各种公子哥,你不应该离她太近,不然你会倒霉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明白你为什么讨厌她,可你对女xing真是充满偏见的态度真的令我难以苟同。还有,她不是好惹的,停一停吧。”沉恪有点生气,拒绝再跟王岐伯交流。

        沉恪走后,王岐伯扭曲的表情逐渐崩不住,沉恪的话深深刺痛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元旦晚会他被她侮辱,兄弟也都为了她跟他反目成仇,他一个阅女无数的大男人,怎么可能就这么栽在这个贱女人手上?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甘心,他必须要再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他手发着抖,点燃了一根烟,拨打了一个电话,很快,cu旷的男声从那头传来: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公子怎么想着跟我打电话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傅大哥,我想请你帮我个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忙,我一定帮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请你帮我收拾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―――

        李家公子就是开头葬礼上说得到女神一吻的那位,王岐伯    危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重生之最强剑神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三寸人间 逆剑狂神 妖神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