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暧昧不清(校园1v1) > 18

18

毕业典礼圆满结束,代表要迎来崭新的开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江逸恒在哪?怎么不见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一个女生见宋韵澄经过,立刻拉住她的手问:“你知道江逸恒在哪吗?他为什么不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女粉丝全都跑过来问她关于江逸恒的踪影。宋韵澄真的很想反白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,我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生皮笑肉不笑,松开了她的手,与站在自己身边的女孩交头接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嘛,还以为他们真的很要好,看来也不是啊。”“就是咧,要是真的关系不错,怎么会不知道江逸恒为什么不去毕业典礼。”“啊,好想跟他拍照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韵澄懒得理会,佯装听而不闻的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少人都看准了一定要在这天与江逸恒拍照留念,这样就能为初中生涯完美地画上句号。不过遗憾的是主角缺席了,这让众多女同学都心碎了一地,脸上不见光采,全都是失落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们不高兴,宋韵澄何尝不是?

        她抓了抓头发,最后一天也有这样的气氛真的烦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也想知道为什么江逸恒没有来。自从得知他推却了毕业致辞之后,总觉得他怪怪的。他明明那么厉害,以最优秀成绩毕业,但就是不参加典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还真可惜,真想替你上台领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前几天,宋韵澄才知道原来江逸恒从来就没打算要参加毕业典礼。这么重要的时刻他居然没想要参与。

        青chun大戏太短暂,如果他不在,她觉得她的人生不太完整。

        瞧江逸恒还满面不在乎,宋韵澄一下子气了,还呛他这么用功干么,又不好好炫耀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逸恒生来就是耀眼的存在,应该要在最后一天仍是闪闪发光,而不是只留下一个空缺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嘴上说的话全都时数落他,可只有她最清楚自己只是想借此骂他一顿。难道他都没想过要跟她在毕业那天合照吗?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他们从小玩到大,儿时他们的家人都爱帮他们拍照,可是长大后他们就没有多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多的时候会合影也是学校旅行、班级比赛等特别活动才会同框。再加上江逸恒长大后就变得不爱拍照,而且宋韵澄也不是常要摄影的人,很多都是朋友们先提出想合影才一齐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初中毕业也是重要的瞬间。也许,她就这么不值得存在于他的年少时光里?

        宋韵澄在走廊窗边呆待着,直到有人轻轻碰她的肩才回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你在这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诗桃看着眼没有笑容的女孩时,忽然有点想笑。但碍于事情绝对不能露馅,与周洛谦串通后,只好忍住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惊喜失败了,他们俩都会没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哟,怎么江逸恒没来,全校女生都哭丧着脸啊?”周洛谦暗示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哪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韵澄立刻反驳,可已经能从语调里透露出她其实有多在意。她扶额,不再作辩,自知自己已跳进黄河,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的有那么明显?一眼就能看得出?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你们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很难得默契地摇头。宋韵澄见状,不禁眯起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杨诗桃的心脏重重的跳了一下,周洛谦下意识瞪大眼,咽了口水。他们俩都在想该不会被发现了端倪了吧,没想到下一秒便听到她哼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来还好,眼不见为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仼谁也能听得出有叁分自我安wei,七不分不是味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宋韵澄阔步离开,当下只想自己一个人待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知情人士如释重负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说了她那么蠢不会发现啦,也不知道你怕什么。”周洛谦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知道刚才是谁怕得睁大了眼睛呢?”杨诗桃扬眉反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原来你这么留意我呀?”他靠近她一点,笑嘻嘻的问。她对他的嘻皮笑脸见怪不怪,白眼一翻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母捧着花来了。她穿得优雅,随xing中带有一丝的温婉恬静。即使经历过岁月洗礼,她依旧懂得如何展现魅力,不会过份花巧华丽,在最简约的穿搭上,散发时尚光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大日子她从不缺席。宋韵澄见她带了花,正想接过就被女人轻拍了一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,你真是我亲妈么?要不找一天去做亲子鉴定吧?”她哀怨的瞪着母亲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母瞥了一眼女儿手上的花,“这么贪心,你不是已经有很多男同学送花给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韵澄正欲开口再说点什么,手机就在这时颤动。她很快就接了,看也没看来电显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过来校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耳畔传来低沉的嗓音,是如此熟悉。她明知故问:“你哪位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话的语气十分平淡,像是在接听一些无关紧要的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她当然知道是谁,那声音他绝对不会忘掉,可她就是要这样问,让江逸恒知道她生气了。气他不守约,竟敢撇下她令她要一个人上学。

        宋韵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重生之最强剑神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三寸人间 逆剑狂神 妖神记